开局三场不胜克氏红军不仅是“伤病困扰”这么简单

新赛季开局两平一负,克洛普的红军遇到了什么问题?The Athletic作者Caoimhe ONeill和Mark Carey从多个方面谈论了这一话题。

三场比赛仅拿两分,这显然不是克洛普所设想的,利物浦在2022/2023赛季的开局。

双红会战罢,克洛普的球队已经落后卫冕冠军曼城五分。在即将到来的比赛日中,他们将回到主场迎战伯恩茅斯。这将是一场不容有失的比赛,因为此时的红军利物浦真的迫切需要一场胜利来缓解自身的压力。

无论是对阵富勒姆,还是水晶宫和曼联,利物浦在比赛中给人们最明显的感觉便是:缺乏侵略性。克洛普治下的利物浦曾被贴上“心态巨人”的标签,以彰显他们永不言败的态度。“强度”是这支球队最明显的特点,他们在此前的比赛中总能以十二分的精力压迫对手。

可是这样的场面在本赛季头三场比赛中并没有出现。加之一份不断增加的伤病名单,让他们的前路蒙上的阴影。纳比-凯塔是最新加入“伤兵营”的球员,同时他也是继柯蒂斯-琼斯、蒂亚戈和张伯伦之后,第四名因伤缺战的中场球员。此外,在利物浦的伤病名单中还有马蒂普、科纳特、若塔、凯莱赫和新援卡尔文-拉姆塞。

毫无疑问,不断增加的伤病名单会让利物浦的相关部门繁忙起来,但这是否真的会让他们对今夏引援策略做出调整,还有待观察——尽管只有几天时间,今夏转会期就要结束了。

从过往的情况来看,利物浦有着明确的长期计划,他们更愿意等待“梦中情人”的出现,而不是随便找个人先凑合一下。

目前,利物浦一直强调自己不会针对中场进行引援,但在兵败老特拉福德之后,克洛普也公开表达了自己“希望有更多球员可用”的想法。他说:“我们一直在努力。但我们能做些什么,我还不知道。”

纳比-凯塔的未来,是目前利物浦球迷比较关心的一个话题,但据消息人士表示,这位几内亚国脚并不会在今夏离开安菲尔德。

当下利物浦的态度,可能会让人们想起2020/2021赛季之时,利物浦在伤兵满营的情况下坚持表示“不会针对防线进行引援”,然后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于冬窗带回了卡巴克和本-戴维斯——这两名球员最终都没能在利物浦获得一席之地。

利物浦中场饱受伤病的困扰,但除此之外,近三场比赛中还有另一个令人惊讶的问题:红军关键球员的状态不佳。

法比尼奥是克洛普中场正常运转的关键之一。他掩护防线,并为两翼球员轮番进攻之时提供必要的防守支撑。这位巴西中场状态稳定之时,他有着极大的场上覆盖面积,不仅善于抢断,也勤于向对手施压。此外,他也为球队从后场组织进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在对阵富勒姆和水晶宫的比赛中,法比尼奥的抢断不似往日那么犀利,而这也可能是他在双红会中无缘首发的原因之一——纵使克洛普表示不让法比尼奥首发,是处于战术层面的考虑。

法比尼奥试图抢断,但没有成功。艾泽完成突破,随即将球交给跟进的扎哈,后者完成破门。

如果法比尼奥完成抢断,那么水晶宫的这次进攻就能被终结。可是巴西人并没有做到这一点,并让高位防守的利物浦吃了亏。

说到这里,自然而然就要说导致利物浦本赛季开局不顺的另一个问题:过高的防线。纳撒尼尔-菲利普斯是扎哈取得进球之前,距离较近的防守球员。这名后卫原本希望制造越位陷阱,但没有成功。诚然从数据角度分析,利物浦确实曾因为“造越位”获益不少,但这一次菲利普斯“造越位”的时机把握错了。

下面要说的问题,则是一个克洛普都没有想到的问题:范迪克的状态。这位荷兰中后卫在双红会中状态不佳,甚至还因为盯防桑乔的问题被米尔纳所怒斥——在对阵水晶宫之时,范迪克其实也有类似的问题。

范迪克盯防扎哈,但随后放慢了自己的速度,并没有继续压迫对手,给了对手射门的机会。而且从这三场比赛的情况来看,范迪克的效率相较往日有明显的下滑。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利物浦中场在支持防守方面也缺乏影响力。三场比赛克洛普选择了三名不同的中后卫搭档范迪克,这对球队防守的稳定性并没有任何帮助。回想一下,2021年球队防守遭遇困境之时,克洛普尝试了多少中后卫组合?他们在21场比赛中尝试了12种中后卫组合。

到目前为止,可能阿利森是利物浦唯一稳定的球员之一,但缺少零封对手的机会,定然会让他感到困扰。

利物浦之所以能无所顾忌地进行高位逼抢,是因为他们对阿利森的信任。精于分析门将数据的约翰-哈里森表示,上赛季阿利森在一对一防守之时的优势帮助利物浦在英超联赛中避免了9次失球——这让球队获得争夺联赛冠军的机会,而不是落入争四行列。

哈里森解释道:“上赛季,只有利兹联、诺维奇、沃特福德、埃弗顿、狼队和纽卡斯尔的门将面临单刀的机会利物浦要多。因此,虽然他们的比赛风格确实减少了门将的扑救动作,但也迫使门将必须面对更多的单刀球机会。利物浦在这方面的表现是独一无二的——去年利物浦门将试图扑救的情况中,超过一半是单刀球。”

对阵水晶宫的上半场,面对杜库尔传球找扎哈之时,菲利普斯再次“造越位”出现失误,阿利森被迫独自应付这一切。

而且在这个瞬间,法比尼奥的抢断也没有成功,致使杜库尔精准将球送出。整个利物浦的中场,在这些时刻看起来似乎“形同虚设”,而且这样的问题在接下来的双红会中也反复出现。

可令人担忧的是,三轮联赛过后,阿利森的一对于扑救表现其实已经与英超平均水平接近(根据哈里森的数据模型)。上赛季,阿利森是联赛这方面表现最好的门将——哈里森更是将其称之为“超人”。如果情况继续这样下去,利物浦将会比上赛季同样情况下,出现更多的丢球。

和阿利森一样,埃利奥特也是利物浦阵中为数不多值得肯定的球员。然而在进攻上有独到之处的他,在防守端并没有什么建树——当然,利物浦这几位中场球员都没有在防守端有特别出色的表现。亨德森看起来还没有进入比赛节奏,米尔纳的状态也不行。

当中场无法在攻防两端发挥作用之时,问题就很麻烦了。它会影响整个球队,让进攻和防守脱节。

下面我们来看双红会中的一个场景。迪亚斯、安德鲁-罗伯逊和米尔纳应该利用三角传球来避免曼联的施压,将球送到后场,或者干脆将球转移到另一侧。

相反,在迪亚斯和安德鲁-罗伯逊之间完成传递后,他们并没有办法继续展开进攻。米尔纳试图创造推进空间,但曼联的“包围网”已经形成。

当安德鲁-罗伯逊得球后,迪亚斯正在被达洛特施压,所以哥伦比亚拿球后又很快回传给了苏格兰人,后者又被桑乔逼抢,迫使其将球交给了边路的米尔纳。

再仔细看看上图埃兰加射门的这个瞬间,你会发现阿诺德并没有出现在画面中——这位利物浦边后卫的站位在近三场比赛中都存在问题。

阿诺德出现在一个较高的位置上。虽然没什么大问题,但他这样的防守站位显然更容易让利物浦防线暴露在对方进攻火力之下。幸运的是,阿利森冲了出来,化解了危机。

接着,我们在看利物浦在双红会下半场的一次进攻。他们一直在努力寻找突破口,以对抗曼联的压迫。所以阿诺德决定长传球找前场的迪亚斯。

利桑德罗-马丁内斯头球解围,且曼联最终利用这次解围,通过拉什福德破门得分。

面对利桑德罗-马丁内斯的解围,亨德森的触球有些糟糕,马夏尔直扑了过来,随后将球分给了拉什福德。

由于缺乏保护,所以阿诺德更倾向于在一个相对靠后的位置进行传中,但这样的效果显然并不理想。而且他在靠前位置缺乏存在感,也意味着他的防守弱点被进一步放大。

在进攻端,目前利物浦边锋比往日更倾向于在边路活动。努涅斯的到来可能是一个原因,但乌拉圭人在对阵水晶宫的比赛中申请到一张红牌,若塔因伤缺阵,迫使菲尔米诺成了那个锋线挑大梁的人。

双红会比赛中,菲尔米诺在比赛并没有展现出什么影响力,甚至可以说基本没有发挥作用。他经常想着后撤中场去协助压迫,但都是徒劳。

有时候,菲尔米诺的位置甚至比中场球员都要靠后,这不仅让他被对手压制,而且还无法在比赛中留下任何痕迹。

大部分时间,菲尔米诺的站位让萨拉赫和迪亚斯都显得孤立无援。这也就是为什么迪亚斯到目前为止,为了拿球需要回撤很深的部分原因。

我们知道迪亚斯喜欢跑动,他在近三场比赛中有103次无球跑动——只有切尔西的哈弗茨无球跑动次数更多一些(114次)。

正如下图所示,迪亚斯不仅是在跑位,而是跑到中线附近去要求,与安德鲁-罗伯逊、左中场互动。

如果我们对比上赛季迪亚斯的触球区域,可以很明显感受到此前他的场上整体为止要靠前得多。

看看萨拉赫这个赛季和上赛季的表现,情况也相似。一个值得注意的因素是,萨拉赫本赛季在右侧底线%)要高出不少。

虽然比赛样本很小,但萨拉赫在禁区内控球时间和频率的下降,长期下来定然会影响他的进球数。

说到底,我们现在讨论的都还是一个小样本——只有三场比赛——但问题是真实存在的。现在克洛普必须要和他的球员、教练组成员们一起来解决这些问题。

在转会截止前,利物浦是否会在转会市场上有所动作,还有待观察。但毫无疑问,利物浦现有的球员只要调整好状态,是有能力做得更好的。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