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选择西交利物浦大学

“在当时做决策的时候,我是往后推十年:十年后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十年后这所大学能够将我带到什么样的高度?然后我再倒推去做当前的选择。”

一位目前任职于央企金融科技平台的同学回忆,他从小对金融充满兴趣。当年他本想出国开开眼界,考虑到西浦强悍的理工管的学科背景,结合西浦的国际化模式,这是他最终选择西浦金融数学专业的原因之一。

“当看到招生宣传手册上用‘没有围墙的大学’来介绍西浦,这令我眼前一亮。”他觉得,年轻的西浦充满了活力和无限的可能。“我和我父母选择西浦主要是遵循了‘兴趣导向和以终为始’的决策逻辑吧。”

2009年他入学西浦,当时这所学校创建才3年。他坚定地认为,年轻的他和年轻的西浦在共同成长,激发起了彼此最大的活力。结合对未来的提早规划,让他总是充满信念感。

当谈到“我为孩子选大学”的主题时,上海的一位西浦校友家长说到,“当我了解到西浦本科毕业生申请海外高校研究生的出色成绩时,我和孩子立马心动了。选择大学,从根本上说还是为了四年后能否有更好的平台吧。”

2011级通信工程同学李萱从小就受到有过留学经历的母亲的熏陶,尽管当年高考分数很高,但认为“一定要出去多看一看”,拓宽视野。当得知西浦有“2+2”的机会,即在国内学习两年,再去海外学习两年,他当即就作出了选择。“我父母认为中文和英文是看世界的两只眼睛,同时出国特别能够锻炼人”,他们特别支持填报西浦的想法。

德同学在校时就是“风云人物”,在西浦读书期间被灌输的“youngadult”(年轻的成年人)理念让他受益终身。本科期间,他参加过学生社团联合会、做过创业项目,学校给了他们很大的权限,只是在守住原则和底线的情况下,在各方面给予他们支持。德同学说:“我记得,老师甚至都支持我们自己选择方式进行社团联换届选举。我们当时用的是跟传统的学生会组织不太一样的竞选模式,以团队竞选的形式换届。”开放包容的精神让稚嫩的学生组织逐渐培养了团队协作能力和内驱力。

工作之后,母校培养人才的方式也给他带来了收获。西浦的学生拥有更强的社交能力和创新能力。在他的部门中,每当需要做一些创新型的策划方案时,西浦的学生总能给出令人惊喜的点子。

“西浦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自律。”李萱回忆起大学初期的青葱岁月,进入学校后的第一年,他就感受到了西浦的学生工作一直强调的“服务和引导”,而不是“控制和管理”。

在充满自由气息的校园里,李萱发觉身边的很多同学并没有“放飞自我”,反而有各自的时间规划和学习计划,每周有固定的时间用来锻炼身体。

就职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李萱认为,母校的教育模式培养了学子的责任心,“西浦和海外名校是一样的,成绩的组成部分包括平时的表现分、期中考试、期末考试、作业、团队协作等等。”因此,在工作中,西浦的毕业生总是想方设法把每一件事做到完美。

2009年,西交利物浦大学成立了校外导师项目,截至2022年5月,西浦校外导师团队已经发展到1199人,来自金融财经、工业、IT业等诸多行业,囊括了西浦目前开设的所有专业,超过万名西浦学子成功选到了校外导师并获得了他们的支持。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在当时做决策的时候,我是往后推十年:十年后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十年后这所大学能够将我带到什么样的高度?然后我再倒推去做当前的选择。”

一位目前任职于央企金融科技平台的同学回忆,他从小对金融充满兴趣。当年他本想出国开开眼界,考虑到西浦强悍的理工管的学科背景,结合西浦的国际化模式,这是他最终选择西浦金融数学专业的原因之一。

“当看到招生宣传手册上用‘没有围墙的大学’来介绍西浦,这令我眼前一亮。”他觉得,年轻的西浦充满了活力和无限的可能。“我和我父母选择西浦主要是遵循了‘兴趣导向和以终为始’的决策逻辑吧。”

2009年他入学西浦,当时这所学校创建才3年。他坚定地认为,年轻的他和年轻的西浦在共同成长,激发起了彼此最大的活力。结合对未来的提早规划,让他总是充满信念感。

当谈到“我为孩子选大学”的主题时,上海的一位西浦校友家长说到,“当我了解到西浦本科毕业生申请海外高校研究生的出色成绩时,我和孩子立马心动了。选择大学,从根本上说还是为了四年后能否有更好的平台吧。”

2011级通信工程同学李萱从小就受到有过留学经历的母亲的熏陶,尽管当年高考分数很高,但认为“一定要出去多看一看”,拓宽视野。当得知西浦有“2+2”的机会,即在国内学习两年,再去海外学习两年,他当即就作出了选择。“我父母认为中文和英文是看世界的两只眼睛,同时出国特别能够锻炼人”,他们特别支持填报西浦的想法。

德同学在校时就是“风云人物”,在西浦读书期间被灌输的“youngadult”(年轻的成年人)理念让他受益终身。本科期间,他参加过学生社团联合会、做过创业项目,学校给了他们很大的权限,只是在守住原则和底线的情况下,在各方面给予他们支持。德同学说:“我记得,老师甚至都支持我们自己选择方式进行社团联换届选举。我们当时用的是跟传统的学生会组织不太一样的竞选模式,以团队竞选的形式换届。”开放包容的精神让稚嫩的学生组织逐渐培养了团队协作能力和内驱力。

工作之后,母校培养人才的方式也给他带来了收获。西浦的学生拥有更强的社交能力和创新能力。在他的部门中,每当需要做一些创新型的策划方案时,西浦的学生总能给出令人惊喜的点子。

“西浦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自律。”李萱回忆起大学初期的青葱岁月,进入学校后的第一年,他就感受到了西浦的学生工作一直强调的“服务和引导”,而不是“控制和管理”。

在充满自由气息的校园里,李萱发觉身边的很多同学并没有“放飞自我”,反而有各自的时间规划和学习计划,每周有固定的时间用来锻炼身体。

就职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李萱认为,母校的教育模式培养了学子的责任心,“西浦和海外名校是一样的,成绩的组成部分包括平时的表现分、期中考试、期末考试、作业、团队协作等等。”因此,在工作中,西浦的毕业生总是想方设法把每一件事做到完美。

2009年,西交利物浦大学成立了校外导师项目,截至2022年5月,西浦校外导师团队已经发展到1199人,来自金融财经、工业、IT业等诸多行业,囊括了西浦目前开设的所有专业,超过万名西浦学子成功选到了校外导师并获得了他们的支持。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